​透過每日勤行與唱題,實踐折伏目標

本門大事記
春季彼岸會(春分之日)

        春分與秋分之日,晝夜等長,太陽自正東方昇起,於正西方落下,彼岸會即是以此日為中心,前後七天內所奉修的法會。因此,彼岸會分為春、秋兩次。 

        彼岸會是我國佛教中廣為實行的行事之一,與印度、中國不盡相同,日本早在聖德太子時代,便開始舉行,可說是日本獨有的風俗。彼岸會的內容,隨著時代變遷,現在一般皆以對祖先做供養為主,並以參詣寺院立塔婆供養、掃墓等方式進行。

        佛教中,將我們生活的世界稱為穢土或娑婆世界,是痛苦和煩惱的世界。將娑婆世界譬喻為此岸,也就是河岸的這一邊,將煩惱、業、苦三道痛苦的根源譬喻為大河,而將成佛的境界譬喻為彼岸。

        「彼岸」一詞的語源是梵語的「Pāramitā」,音譯為「波羅蜜」,有開悟的境地、到彼岸,以及渡過的意思。亦即,彼岸含有成佛以及伴隨成佛之修行的兩個意思。一般佛教中說,為了到達彼岸有六波羅蜜的修行,就是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智慧等六種修行方法。立志成佛的菩薩,歷經無數次的轉世,在可說是永遠的長時間修行,才能夠成就的歷劫修行。這樣的修行,是末法的我們無法達到的。日蓮大聖人於『如來滅後五五百歲始觀心本尊抄』(『觀心本尊抄』)中,引用法華經開經的『無量義經』十功德品第三的經文:

        「無量義經云『雖未修行六波羅蜜 六波羅蜜自然在前』。」 (御書 六五二頁)

        教導我們,藉由受持御本尊,六波羅蜜的修行自然達成,而能夠到達彼岸。因為大聖人的佛法,是一切之根本的久遠元初人法一箇獨一本門的本法,八萬四千的聖教,亦收納於妙法蓮華經五字中,六度萬行的修行,也全部收納在受持妙法五字的信之一行。因此,對末法的我們來說,大聖人的佛法,才是唯一且最重要的修行。大聖人於『椎地四郎殿御書』(『如渡得船事』)中教示:

        「雖一文一句亦聽聞此經並染於神者,乃渡生死大海之船也。妙樂大師云『一句染神咸資彼岸 思惟修習永用舟航』云云。渡生死大海之事,非妙法蓮華經之船不得成就也。」(御書 一五五五頁)

        能夠真正到達彼岸的,必須是大聖人的佛法、大御本尊的大船才行。並於春季、秋季彼岸會的日子,於寺院建立塔婆,向著御本尊讀經、唱題,為祖先和亡者做追善回向。關於塔婆的追善供養意義,大聖人於『中興入道御消息』(『中興入道消息』)中教示:

        「建立高六尺(一八二公分)的塔婆。寫上南無妙法蓮華經七字之塔婆的功德,若從建立的塔婆處吹北風時,生活於下風的南海魚類,還有吹東風時,住在下風西山的鳥和鹿,就能免於畜生界的痛苦,投胎至天界。連畜生界的眾生都能如此,理解塔婆供養意義的我們人界眾生,若直接手握眼見,就能獲得尊貴的功德。為過世的父母建立塔婆、做追善供養,就像太陽和月亮的光照亮地球的每一個角落,不管父母來世出生在什麼地方,都能接受到佛光照耀的成佛功德。另外,思念過世的父母,發自孝心建立塔婆,努力做追善供養的人及妻、子,有延壽至一百二十歲的功德。並且,來世再與父母一同出生在佛所在之處。就像池水平靜無波則水面映月,擊鼓聲鳴乃符合道理之事,因此,信是最重要的。從今以後,要努力建立寫著法華經題目之塔婆的追善供養。」 (取意・御書一四三四頁)

        彼岸原本的意義,是在世的我們,以自己的即身成佛,開啟幸福的境界,並以此功德,為祖先做追善供養時,過去的精靈,也能與我們一同成佛。本宗即是從此意義出發,以「常盆」、「常彼岸」的精神為方針,做每日的佛道修行與祖先的供養,和他宗所稱的彼岸,大異其趣。總而言之,我們每天的信心修行,皆是彼岸的修行。 我們要好好了解彼岸會的本來意義,更加信心強盛地努力於自行化他的佛道修行,累積祈願一生成佛的功德善根,是抵達彼岸最重要之事。

        而本宗於春、秋兩季奉修彼岸會,主要是依「積功累德」的佛法精神,而產生的行事。

        再者,彼岸會是本宗教化眾生的方法之一。將社會一般化的彼岸會,轉換成在正確的御本尊為基礎下,所奉修的行事,更進一步地加深與御本尊的緣分,因此,被視為重要的行事。

NICHIREN SHOSHU 日蓮正宗
Shogonzan Myoshoji 莊嚴山 妙正寺

604-580-3993     mail: info@nstvan.org

13579 Bentley Road, Surrey, BC, V3R 5B8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
©2019 Nichiren Shoshu temple All rights reserved